中国之旅

云游中国

      -扬子江篇

 

从悉尼到重庆是一条漫长而浪漫的修真之路。2009年,我带领西人乘西风东渐之风第二次游临神州。我们从上海坐游轮去重庆。如今的上海无疑是无数海内外人士为之倾心和向往的东方明珠,但是对我们这群为中国悠悠久远历史文化所折服的来自异域文化背景的人士来说却没有一丝吸引力,满眼看到的只是丑陋不堪的钢筋混凝土所铸成的墓碑:城市墓碑森林。

怀着对往昔岁月的追思,我们踏上了维多利亚号的甲板,从上海一路沿江行至南京。本想浏览一下这段扬子江的秀美,可眼前的风景却令人大为失望遗憾且沮丧。沿江两岸看到的只是滥采烂伐,满目疮痍,令人断肠。昔日的孤帆远影碧空尽、白帆点点楚江阔的令人心驰神往且陶醉的绝美画卷永不再复。这不能不教我这个一度在江边度过童年时光的追慕大道之人大为慨叹:人类永远是在矫枉过正之恶性循环中穿梭。作为人类这个种群在自然面前并不比蚂蚁强多少。科技疾速发展的同时也给人类带来疾速降临的灭顶之灾。发展越快灭亡亦越快。这是人类无法回避的自然法则。

幸亏有道的引领,才没被这一开始就令人颓丧的风景所阻隔。还是一如之前所安排的继续向前行进。更为庆幸的是船一驶过南京,风景就开始有所好转,似乎看到了一点点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的影子,两岸的风光被一层薄薄如蝉翼的轻纱所笼罩。至此,云游中国之江山游才算正式开始。此前我向老子学院的学生极力推荐这次江山之游,如果长江完全就是上海至南京段的那个样子,可以说这次云游中国就是一个败笔,临江赋诗的兴致也就被一扫而光了。那岂不是在人前失去了信誉了吗?

沿江望去,除了没有白帆点点之外,两岸风景依旧。在此千百次上演过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仿佛从眼前掠过,联想到几千年的华夏文明历史在此繁衍发扬光大,不禁心潮澎湃。长江啊,你是我心中的梦,华夏民族的魂。有了你的哺育和滋润华夏民族才得以从远古走来,走进现代。正是有了你亘古不变的精神意志的熏染,才使得我们民族在历经无数劫难之后仍能坚毅的自立和存在于这个充满危机的世界。你就是我们民族最最可宝贵的的精神财富。

巡航于扬子江,浏览两岸渐渐变得秀丽起来的水光山色,极目骋怀,真可谓极视听之娱,诚可乐也。两岸连绵不断的青山,静静地枕着远古流来得江水,仿佛向我们诉说着华夏民族的沧桑变化。恍如昨日一样,那扬子江的波涛轻轻地荡漾在我的心田,游戏于楚江岸边,稚幼的心灵无不被江上片片白帆以之楚江独有之美景所迷恋。过去的山山水水,一幕幕油然目前,罔湖的宽阔,丰山的峻拔,牛头山的神秘,田家镇的静谧,不由得让我神游其间,怅然神往······ 流光如水,转瞬四十年飞过,留下的只有时间及空间的痕迹。而今我有幸再次游临楚江这条让我很早很早就初萌道心之江。长江的生命就在于循环往复。由源头而至大海,看似日日夜夜地流淌着丧失着,永不回首,然复命之道已然置于其间。喜马拉亚雪山的冰川正是因大气环流所致,滚滚长江东“逝水”带来的是风调雨顺,雨露滋润。沿江两岸广阔的田野以及广袤的湿地无不被其甘霖般的江水日夜浇灌着,江楚文明也因此而诞生。

溯江而上,我的心随着船边逝去的波澜翻腾,时而又被远山呼唤,心旌为此美景摇曳荡漾。船时而轻柔的缓缓掠过沙岸,时而却又疾速穿过微波,给我转换着两岸一幕幕的鲜活山林和田原风景。水牛们还如童年时那样在江边戏水。黎明时分透过暗淡的光线,我全神贯注的凝视江面翻腾着的浪花。忽然间一个乌黑发亮的物体随江涛上下翻越,等我缓过神来它却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大声喊道"江猪",这是沿岸居民对江豕的俗称。一路沿江寻寻觅觅,就是极力搜寻那让我魂牵梦绕的江豕-长江之精灵。随后我又相继看到许多它的同类在波浪中穿梭掠过。这真让我喜出望外。看似江猪的命运无关紧要,孰不知它与我们人类命运息息相关。此时,我全身心地沉浸在尽管时隔四十年竟能再次看到江猪的万分喜悦之中。我默默地凝视着这一幕,并且完完全全地被这一瞬间所深深打动。

沿江夜航,岸上一片寂静,站在右舷望着昏暗泛白的沙岸不时的掠过对童年的清晰记忆。

-未完待续


©洞阳子
中国之旅 - 巫山云雾 中国之旅 - 长江日出 中国之旅 - 黄山九龙峰 中国之旅 - 在维多利亚王子号上

作者

洞阳大师,全真龙门派传人,现任澳大利亚悉尼老子学院院长。洞阳大师深谙道家丹功和理论真谛,主张真修实练,练以致用的积极修道观,并极力地向世界推介道在现实生活中所扮演的不可多得的重要作用。这在当今危机四伏的世界里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